We are all children, when facing life, death and time.

雨后深秋慵懒的早上,
一头扎进这金黄色的茶汤。
Even though I know what lost is lost,
still wanna to say it again,
have a good trip.

一转眼就是个十年了啊,义中校庆的校友登记表都已经转发到了我手里,然而主要成就那一栏上并没什么可以写的。

不过还是对下个十年满怀期待呢,不知道下一个十年,会把我变成什么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-- 2016.05 Boston

记一段父子对话

吾:“老爸我总觉得这么拖着不是个事儿,虽然东西也做出来了,一想到自己的事业心潮澎湃,然而我还是想早点多赚点钱财务独立先。”

父:“你的意思是先找个工作干着?”

吾:“硅谷收入不低啊,我一个人过,一年简朴点省下个40W不是什么问题。”

父:“有这个心是好的,但是我和你妈有这个条件支持你到创业成功,不要因为经济的问题半途而废。”

吾:“可是。。。”

父:“当年我大学毕业在特凿当高工的时候也觉得一个月收入700块很高了,可是如果没有那个时候的狠心从头开始,就算你当年能出国,我们家大概也住不上别墅。”

吾:“我知道你的担忧,放心吧,有其父必有其子,你在事业上有不安定的心,你儿子也不会缺的。

回看两年前第一次来圣何塞。
“鼻青脸肿地哭过,
若无其事地忘记。
如果你,能预知,这条路的陷阱,
我想你依然错得很过瘾。”

2015. August SJC

那年过境挪威,奥斯陆机场偶遇中文大理石地面随手拍的。
当时觉得语法一般,意义也不深,并且并不知道什么来历。
后来时隔多年再次读到才知道是易卜生的诗。
所以一直守在原地不肯离去的人,究竟是把过去当成了信仰,还是把信仰留在了过去?

2014 Spring,Oslo Gardermoen Int'l Airport

以前一直以为万事全能的人,非天资上乘而不能至。
活了27年才发现,即便想要成为一个平凡的普通人,也需要相当程度的全能。
见过太多遭遇挫折而沉沦的人,但愿自己能成为那个在沉沦边缘能奋起直追的幸运儿。
至少我性格里来自母亲的那股子倔劲还在,减肥路漫漫,创业路漫漫,悟透人生更是需要不知多久的披星戴月。然而只要认真地打定主意开始一小步一小步地走,总会慢慢慢慢慢慢地变好起来的。

吾儿子居然发新芽了。。。
敢于忍痛原谅别人对我的亏欠,亦以赤子之心看这个世界,从不愿做亏欠别人之事,努力追求虽不能得,也一点都不丢人啊。
减了十几斤了,整个人变轻松的感觉确实挺好。

接上篇,
胖子没有青春,
我连所谓的,
仅剩的青春,
都没有剩下。

啊,多么的悲哀。

有时候表现得像个屌丝猥琐男,好像很缺爱的样子。

其实根本不是啊,我真的一点也不着急找到一个另一半。

只是,我在另一个错误的人身上浪费了太多的青春了,

我想把这仅剩的一点点青春,

都给那个对的兴许可以真的陪伴我一生的人而已,

仅此而已。


2016.05    Solvang, CA

“那一年天空很高 风很清澈
从头到脚趾都快乐”

2014.10.13 White mountain NH

1 / 5

© 流连光影 | Powered by LOFTER